闭 | 目 | 听 | 花 | 开

【欧美暂离 | 贾霍霍盾麦雷伞板冬叉】
【金光出圈 | 军兵鳞鱼雁俏飘策鳌砚】
文章自取,善用归档功能。

┓( ´∀` )┏

辣鸡哥哥的求生欲



记者问“莫德里奇还是里奥梅西”时辣鸡哥哥的求生欲

终极问题

为什么每个RPSer都觉得自己搞到了真的

【雁俏】踏翻沧海戏游龙(十三-完结)

http://www.36rain.com/read.php?tid=135718

全文见36↑


(十三)

上官溯俭第一个冲进来,大概他也是因为今日国主没有鸣金而时刻惦记着,就候在皇观附近。

“父王!”上官溯俭瞥了一眼立在铜磐边上,距离国主大概十步之遥满手鲜血的沙士文,直接冲向榻上的国主,测探之下发现已然断气。

“你……父王临终前可说了什么?”

沙士文似乎受到了极大惊吓般目光呆滞地向着上官溯俭的方向看去,缓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又僵硬地将头转过去,指向精舍中央蒲团之上伏着的杜鹃。

“那是什么?”

“不知道……”沙士文惶恐地摇了摇头,“你不要问,方才伯伯也是问了同样的问题后,便开始吐血,你不要问!”

上...

【雁俏】踏翻沧海戏游龙(十二)

(十二)

“乩童是霓裳这件事你早就知道?”康城质子沙士文也算“有情有义”,他是唯一一个在上官鸿信“病重”期间还时常来看他的人了。

“区分出他们很容易不是吗?”上官鸿信瞥了俏如来一眼,俏如来这一点就做得很出色,分辨双子从无失手。

“但你的父王和其他几个兄弟都从没发现。”

“因为他们从不关心。”

上官溯俭与霓裳的母亲原是宫女,生了双子又是龙凤胎便多得了些国主的关注,才不至于在诡谲无情的宫中被人暗害。

但随着国主年龄的衰老,他愈发淡薄人情,一心修道,四皇子兄妹便没那么好过了。母嫔去世后,在宫中生活愈发艰难,上官鸿信怜惜小妹,偶尔接济,上官灏仁也逢年过节会想起探望一番,倒是太子从未去过。

后来霓裳争气,得了神仙眷顾...

【雁俏】踏翻沧海戏游龙(十一)

屡遭和谐,申诉失败

走wb吧,之前的留言点赞我都看到了,谢谢

日更,周四完结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60192173820779&is_all=1#_0

【雁俏】踏翻沧海戏游龙(十)

(十)

上官鸿信被从宫外的大宗正院“请”到皇观精舍的路上,没有人告诉他出了什么事,押送他的宫人小心谨慎地低着头走路,任他如何探问都不作答。

不过就在快要抵达的时候,他看见了一队更替的禁卫,在队伍的末端他看到了擎掠鹰熟悉的面孔,但擎掠鹰也并未冲他打什么手势或做什么多余的表情,因此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但上官鸿信却知道,擎掠鹰的出现代表着哪一颗棋子动了,而千丝万缕间那如同提线木偶般的局面又被这枚棋子扯动了哪一根悬线。那须臾过后,上官鸿信的双眼中逐渐再次泛出耀眼的金芒。

他被传召得以进入精舍内殿时,层层叠叠的白色纱幔之后,只有国主一人,正在闭目养神。

他不知道的是,那块“峻极天下”匾下临时架起来的屏风后上...

【雁俏】踏翻沧海戏游龙(九)

(九)

史仗义还告诉他,昨夜那鸟突然受到惊吓开始大叫,不知是人为还是天意,竟让它冲破牢笼飞了出来,将精舍掀个翻天覆地。

不仅扯掉了重重帷幔,还叨烂了霓裳奉上的绣卷,更打碎了国主视作传达神旨的占卜筊杯。

更为凑巧的是,这一切都发生在羽国国主莫名心烦因此怵惕浅眠时,虽是浅眠,却怎样也睁不开眼,身不能动一时美梦成魇,听得外殿纷乱嘈杂之声才如旱鸟坠波涛般惊醒过来,似梦非醒犹疑之间只见一暗红色的巨物卷着狂风向他袭来,他下意识地拿起身侧木槌敲上那阴影怪物,歪打正着将乱撞一气的凤鸟打飞,蔫在角落。

随后惊疑不定的国主才慢慢缓了过来发现自己身在何处——并不是掉落海中与海怪搏斗,却也一身大汗湿个透透。

他看了看手中的木槌...

【雁俏】踏翻沧海戏游龙(八)

(八)

俏如来笑意盎然地回来,落座在上官鸿信身边,故作期期艾艾,说话的语气却是沙士文惯常的招人恨:“三皇兄,你的礼物是什么宝贝呀,还不快点拿出来给在座的各位掌掌眼?”

上官鸿信则一脸自信:自己的礼物定能力压方才双子的江山绣卷,甚至出挑于还未揭晓的太子贺礼。

俏如来见他卖关子,便扁了扁嘴,笑意不减地看向花园中央,却在看到四位宫人抬着一个蒙了布的物什后,盱阋起来。

他默默地看向上官鸿信,上官鸿信也微微皱着眉头。

但随即,上官鸿信便整理了表情,坦然起身,大步向着贺礼走去。

只有俏如来看到他背在身后的左手,紧紧攥着。

花园中心,众人瞩目,上官鸿信抬手一扬,那覆了红绸绣金丝的贺礼便出现在大家面前。

是只半人高的笼子,笼...

【雁俏】踏翻沧海戏游龙(七)

(七)

宫廷生活也并不是每天都那般波诡云谲,尤其是在二皇子被圈禁后,尽管太子格外得意,但也知道在国主眼皮子底下收敛着些。至于其他皇子更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转眼间就到了夏末。

羽国地处高原,盛夏的时候都没有康城那般热,是以羽国国主赏给俏如来取凉的冰块都被他用来给霓裳做刨冰吃了。当然偶尔皇四子也会因为拉不下脸讨冰吃而假扮成霓裳的样子前来,俏如来也只是笑笑并不点破。

而从俏如来搬出高离宫开始,太子便有意无意地拉拢他,或许是因为春猎上他的举动在无意中帮了太子,或许是太子真的相信他是国主的私生子,更或许是他自以为他和“沙士文”是一种人,总之上官渤俍经常差人来送他些小玩意或者让他过去他的殿...

【雁俏】踏翻沧海戏游龙(六)

-什么鬼玩意儿。。。

没有啪啪啪,还各种hx我。。。。破局的政治词汇有那么敏感吗??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50026934146472&is_all=1#_0


全文见下方tag和36http://www.36rain.com/read.php?tid=135718


【鳞鱼】不住轮回不往涅槃

北冥封宇仰头望着站在他祖父身边的海境国师。

他闻到一股香气——在无根水中其实很难闻到气味,所有的气味在无根水的稀释、阻挠下都难以清晰辨别。

但他就是闻到了,一种不同于任何海境现有生物、植物,糅合了线香、麝香、桂香、肉香、乳香、沉香的复杂却又沁人心脾的特殊香气。

他的祖父同那人并肩走着,说着北冥封宇听不懂的机锋,北冥封宇目光追随着他们的移动,一字一字地努力听着。

那人在经过他的身边时,斜下眼,冲他神秘一笑。

幼小的北冥封宇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那一天他唯一记住的便是原来传说中得道高僧的肉身都是有香味的说法是真的。

*

海境自古一王一相一国师,王为鲲帝世袭,相为鲛人有能者角之,国师则是代代转世。

第一百二十三世法海...

【雁俏】云断琉璃

-一天,俏如来收到一串琉璃珠,前往目的地时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脑洞来源于草总的一个梦,真羡慕她这种想看什么CP就能梦到什么CP的超能力!

————————


缥缈朝雾中,漆黑四野下,一人低声问着另一人,“你什么时候能彻底消停,什么时候会居有定所,算一算,今生今世可能聚不了几次了。”

被问者没有回答,脸上挂着虚伪淡泊的笑,笑容藏在薄雾后面看不真切。

发问者亦毋须得到答案。因为他知晓答案,于是低头不语。

少倾之后,当他再次抬起头来之时,看见的,是他自己。

*

中原以北的山很硬,棱角似刀削,峥嵘矗立巍峨肃穆。

中原以北的树也很硬,古松尖若锋芒,翠柏状如龙鳞。

中原以北的骄阳更硬,照得溪水生烟,陆起薄蜃。

白衣男...

夏日防晒大作战

两个戾气很重的男孩子

小树林急急而奔的缅焉

【雁俏】踏翻沧海戏游龙(五)

-这章有肉,被河蟹了= =


(五)

“春振旅,秋治兵,是不忘战也。”俏如来抻着脖子向窗外张望,宫中的人都在为春猎做着准备,忙碌的身影比比皆是,行走间却都很安静。

因为被刺杀而休息了十来日的敌国质子,在撒泼打滚地耍赖无果后,被上官鸿信又送回四皇子和霓裳的宫殿中跟着他们念书。现下正百般聊赖地任由思绪起伏溯回。他记起年少的时候康城也年年举办狩猎,那时那还年幼只能看着父亲、叔父驾着高头大马在清晨的时候离开营地,再在日暮十分满载而归,狩猎的结果通常没有悬念,总是会被他的父亲或者叔叔得到——那个时候他是格外高兴的,因为那个时候的他还很喜欢吃肉,每次狩猎结束他都能天天吃到各种动物的肉。

后来修习佛...

【雁俏】踏翻沧海戏游龙(四)

-我就不信了还能河蟹

(四)

俏如来扶着腰,忍受着双腿间的不适,小心翼翼地踩着宫殿烛火照不到的阴影沿着墙缓步走着,被一声冷哼吓得一激灵。

“谁?”俏如来勉强地站直身体,装作横眉怒目地看向声源。

“我才要问你是谁,三更半夜偷偷摸摸,实在不像一国皇子所为。”俏如来这下听出也看出来人,上官鸿信高离宫中的婢女别离燕。

俏如来知晓他经常被上官鸿信按在床上折腾的事别离燕知晓得一清二楚,因此对他从来都不尊敬。不过她尊不尊敬“他”,他并不甚在意。

反正他这会子是沙士文不是吗?

于是他舒展了腰身,从阴影中走出,昏霭的烛光将他的表情也映得阴晴不明。“那么,本皇子便效仿一下你家皇子所为好了。”说罢,他用“沙士文”那三脚猫的功

1 / 29

© 闭 | 目 | 听 | 花 | 开 | Powered by LOFTER